觀星人,在塔塔加。(1)心境

單眼相機雀躍,探頭對著車窗外,追著那景不放,一幕幕掠過視野,像幻燈機投映著、觀星人的前情提要。
朝日刺膚,貝雷帽和墨鏡的短靴牛仔不懼;阿里山森林遊樂區,妹潭邊的椅,沐浴在靜謐的綠;玻璃溫度微凍,在掌心細細品味;午後傍晚驟雨,霧濕了衣,卻澆不息滿心的熱情。

呼出的氣化成白霧一片,雙手躲在羽絨外套裡,仰起頭,搶眾人之前先抓住雲散開前的第一顆星,像一場夢,像溫習回憶,縱使有哪裡不同 ... 星星們請聽我說,我們的望遠鏡現在看著你們呢。

Nada cambiara mi amor por ti,耳邊響起你溫柔的嗓音,星光的前奏一同響起,迴音裊裊,是從哪顆星星來的呢?在這個寧靜的夜,山夜的溫度也成了浪漫的元素,捧著星光,捧著你的柔情,究竟誰是主角?缺一不可,而我是在星光下讚嘆的那一人。

學長姐學弟妹親切的協助,星夜煽情的邀約,孔間窺井天、亦或仰躺著凝望著天,戴著眼鏡 ... 流星,如果我仍幼小,這裡的天會密佈著更多的星,如果我曾幼小 ... 曾幼小過的吧!那時的記憶都被剝奪去了哪裡?如此殘忍。

料想山神定是妒嫉了,不留情的直降寒氣,但觀星人仍守在望遠鏡旁,控制凍僵的手按下快門線。今夜,與M31仙女座大星系、M45昴宿星團有約,彷彿可以感覺到核心的溫暖和身處那藍藍的雲氣。啊,流星!第一個願望就這麼錯過了,por cuanto tiempo,是你喚來了流星嗎?在你的襯托下,星星更加耀眼了。

大人們的滿天星斗,孩子們的幾顆亮星,是不是太貪心了呢?童年的記憶、為什麼沒有第二人擁有 ... 十年前,首都的滿天星斗,更加耀眼、更加閃亮,我拉著爸爸的手,從車庫走回家,從車庫指著大角回家,指著圓圓的月回家。一幕幕、一夜夜,不是錯誤、不是巧合,但是妳不相信,從未相信。

因你的嗓音而再度回神,是你,星空的歌手,現在領著我穿梭在記憶時空,是那樣的輕柔,安撫著刺痛的傷口。

南斗六星倒了杯溫存的茶,裡頭跳出了小海豚。仙后、Usar Major、Usar Miner,指示了北極星,同方向的北極,那裡比我心底還冷。

天蠍座、心宿二,龐大的身軀、紅亮耀眼的氣勢,竟只爬出了山巒,就害羞的躲進山後;望著天龍,張口只剩下驚呼;朦朧時,僅見那夏季大三角,項為之強;天琴天鷹和巨大的天鵝,Cygnus 右翅攜著面紗星雲、順著浩瀚銀河南飛,第二日,我悄悄的將它偷走。

不停的唱著憶著、想著念著,夜幕間也只有星兒們溫暖,觀星人十幾二十,看著同一片天,卻各懷相異情愫。最後伴著夜的沉睡、迎接白晝的、僅可指數。即使各自分飛,能相依相靠的單純,或許也僅剩此 ...

你還在唱著、使我的心顫動著,Nothing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 ... 這兩夜,好像你就在我身旁,和我一同看著星星,讓心放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