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化

課業繁重,這樣悠閒的感覺似乎很久沒有過了,為了好好念書而棄筆,隱藏文章也好一陣子,這些日子的空虛不知不覺被大紅色的熱情填滿,直到現在,與同好們一起歡呼、或破口大罵黑哨、亦或是沉浸在那種歡愉幸福的感覺裡,能夠好好靜下來的時間也不多,像今天這樣,季節交替之際那悶悶的天氣,不覺煩躁起來,放慢了腳步晃過校園,什麼也不想,看那冬季過後以驚人速度長出新綠的校樹,已經蒼鬱滿枝。
葉面上滿佈著金黃的亮點,將一切自動美化的我,心裡那股執筆的衝動又燃燒起來。有一點可笑,別說那爛到谷底的國文成績,單單模擬新聞稿也寫不出來的我,竟想過:如果有一天我能當作家的話。在那之前是,我想當口譯、翻譯;更之前,天文學家;要再追訴更遠的話,恐怕就是國中時以為未來會讀音樂系,連主修副修什麼都想好的那回事吧!

稍微回顧一下高二為成績拚命的日子,當然,這兩年半來都在埋頭苦幹,但我想那段日子才是真正在過日子:心裡頭有個目標想要達成,真心希望能理解神秘的自然法則,在社團裡開心的做(所謂的)研究,回家認真準備考試,最後趕在一天結束前找出些時間閱讀、寫小說、日記,試圖用那些淺白的文字拼湊出感動。

想著,我突然想笑了。記憶中閃過的畫面,主角彷彿不是自己,而是在看著誰的故事般。可以這樣說吧,那段日子大概是離開國中後,終於振作起來,找回作為一個高中生該有的單純與快樂的可愛模樣吧。接著那股衝勁,(也可以說是傻勁,雖然比國中時弱多了)又在不知不覺的被打碎,然後,時間過的既漫長又迅速,長在失去了什麼卻不曉得,迅速在(直到今天我才發現)當我靜下來的時候,我的腦中竟是一片空白。

如果用力思索一番,還是有些什麼浮現出來的,只是我無意在此提出這一切的緣由,三番兩次的眼淚失控、情緒崩潰就已經足夠了,是啊。或許吧,或許,雖然我不相信神祈主宰人類的命運,但在這種時候我還是會把這一切推給天,是上天給我的考驗 … 這又讓我想到其中一種安慰自己的辦法: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、勞其筋骨、餓其體膚、空乏其身 …

對於一個個性還未鮮明顯現的幼子來說,這樣就足以安撫情緒了,實在相當可愛。想想一個小小孩還會做什麼呢?堆沙、盪鞦韆、閱讀、賭氣、做白日夢還有呆望天空,而我現在擁有的能力只剩下最後一項 … 好像看著藍藍的天,心情就會輕鬆起來似的,嗯,不瞞你說,其實我是在問那朵正要溜走的軟綿綿白雲,究竟什麼時候才把從我這偷走的星星還給我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