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朝菊】Drunk gentleman

APH網路禮儀推廣

welcometoFC2_1.png

亞瑟覺得頭很痛,他撐著頭,坐在會議室裡,等待會議開始。

八成是昨晚酒喝太多了 … 亞瑟回想起昨晚,伊凡突然說要請客,狂在杯子裡加伏特加,幾天沒見到本田菊,打電話他又不接,心情一不好,什麼都沒想就一直灌下去了,最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?亞瑟怎麼想也想不起來。

而且現在阿爾那個白目又一直嘰嘰喳喳的發表他的英雄論,跟唱反調的法蘭西斯大打出手,勇洙在一旁助興火上加油,菲利奇亞諾一邊喊著 “ 法蘭斯尼醬加油 “ 一邊問亞瑟為什麼不趕快來觀戰呢,羅德里赫生氣的大喊安靜,可是沒有人理他,王耀跟伊凡被小香的笑話逗的呵呵大笑,而基爾伯特因為路德滿臉嚴肅的拒絕跟他一起玩剪刀石頭布,失落的蹲在角落跟小鳥玩,整個會議室哄哄鬧鬧的,亞瑟覺得他的頭就快爆炸了。

「不好意思,我遲到了!」

會議室的門開了,走進來的是一身白西裝的本田菊。

「本 …… 本田菊?」阿爾弗雷德仍抓著法蘭西斯的頭髮,愣愣的看著本田。

「你為什麼 …… 」會議室頓時安靜了下來。

「要畫那麼濃的妝?難道是想像哥哥我一樣有漂亮的臉蛋嗎?」

亞瑟往門口看去,瞪大了眼睛。

本田菊看起來真是糟透了。

他上了一層厚厚的粉,卻掩蓋不住妝下的疲憊,清楚的看見一整圈烏黑的熊貓眼,頭髮雖然整齊,可是卻不像平常那麼自然,整個人看起來非常奇怪。

「我 ……. 那個 …….. 」面對眾人的驚愕,本田菊滿臉尷尬,欲言又止。

雖然對前幾天本田菊的不理不睬很生氣,不,應該說是難過吧?亞瑟還是起身向本田菊走去,打算發揮他的紳士風度,帥氣的將菊從尷尬的場面解救出來。可以大幅提升菊對他的好感度,又能趁機接近他~好一個完美的計畫!亞瑟露出開心的笑容。

「早安,菊~不要站在門口,先進來吧?」亞瑟燦笑。

想著等下抬起頭來就可以看見菊害羞的模樣,亞瑟把眾人的詫異的眼神拋在一邊,笑容可掬地擺出誇張的男士敬禮姿勢,彎了一個九十度的腰,心底可樂著呢。

只是 … 很遺憾的,這就叫樂極生悲吧?

等到他直起身子時,整個人驚得石化了。

他沒看過本田菊生氣的樣子,從來沒有。

本田菊瞪他,那平時多麼可愛的臉蛋,竟一瞬間變了臉色,皺起眉頭、弓起肩、嘴角憤怒的發抖,用一種極端厭惡的銳利目光瞪他,好像亞瑟是一個人人厭惡、超級噁心、無敵可惡的東西 - 比方說是蛞蝓。菊的嘴抿了起來,蒼白地發抖,然後哼地一聲走進會議室離亞瑟的位置最遠的角落。

受嚴重打擊的亞瑟傻在原地,緩緩轉過頭來,正好看到菊氣得撇過頭去。

亞瑟身體裡的氣彷彿瞬間被抽空了。

“ 為什麼要生我的氣 …….. “



×



「那 …… 我們就開始吧?」阿爾弗雷德小心翼翼的宣布。

『有關各國二氧化碳排放造成全球暖化』

大家都被本田菊身上散發出來的恐怖氛圍震懾住了,顯然地,除了亞瑟外,其他人也沒見過本田菊真正憤怒的樣子。只是這氣氛在阿爾開始發言後便完全消散了。

「那我就不客氣先說了~有關於二氧化碳過量這回事,我覺得只要製造一個巨型的 Hero 把它們通通吸進肚子裡就行了!不接受反對意見唷~」

「又來了嗎本田菊,這次你連話都不說啦?」瓦修用力拍了拍桌子。

「好了瓦修!你不要這麼在意本田菊嘛~倒是阿爾你是笨蛋先生嗎?製作那麼大型的機械,消耗的資源跟運作時的能源,反而會製造更多二氧化碳吧!」羅德里赫用一貫高調的語氣說罷。

「只要大家都吃 Pasta,就能節能減碳了嘛~」菲利舉手發言道。

「菲利奇亞諾!」路德維希一臉胃痛。

「嗯哼,」亞瑟輕了清喉嚨:「我覺得我們應該要訂定一個標準,限制各國的二氧化碳排 - 」

「我反對!」

亞瑟話還沒說完,本田菊便一臉怒氣的站了起來,方才消失的怨氣現在又充滿了整個會議室,原本輕鬆愜意的會議瞬間降到了冰點。

「 …….. 」二度打擊的亞瑟無語,難掩臉上的驚愕表情。他到底做錯什麼了?這幾天,明明就是菊自己躲著他的!難過生氣的是自己啊!怎麼反過頭來還要受一頓針鋒相對?他沒辦法想像本田菊竟然用如此憎恨的眼神看著他,滿腹委屈的亞瑟不知道該說什麼,因為他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啊!!!!!!

但其實這個主意挺不錯的。

「唔 … 兩位不要這樣 …. 」安東尼奧試圖勸阻,卻想不到什麼替代的好方法:「有人有別的想法嗎?」

「啊,不然,我們訂定一個標準,限制各國的二氧化碳排放量,如何?」海格力斯悠悠說道,引來王耀一陣吐嘈。

「這不是跟亞瑟講的一模一樣嗎阿魯!」

「就這麼辦吧!」本田菊忽然露出了比平日燦爛一百倍的笑容,還是惡狠狠的瞪著亞瑟。

亞瑟滿臉呆愕。

“ 你們是怎麼啦? “ 坐在亞瑟旁邊的提諾用唇語悄悄問道。



×



結果,因為氣氛太糟糕,會議沒討論出什麼結果就散會了。

亞瑟無精打采的倒在會議桌上,不但心情煩躁,宿醉造成的頭痛更痛了,整個人充滿了無力感。

他微側著頭,正好看到王耀從休息室走出來。

「我去拿中藥阿魯,吃了對腰痛絕對有效!還有,這麼多天沒睡要好好補補身子,不要再勞累了啊魯!」

「麻煩您了。」

王耀笑了笑,順手帶上門,轉身正要走,卻被突然擋在眼前的亞瑟嚇了一大跳。

「哎呀!幹麻啊魯!真是嚇死我老人家了!」

「菊怎麼了?」亞瑟面色凝重的問。

「想知道不會自己去問?」王耀面色轉為嚴肅,冷冷說罷:「不過我勸你還是不要進去啊魯,他現在心情非常不好。」語畢,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. 要進去嗎?

說不生氣是騙人的,苦苦守候了這麼久,換來的卻是冷漠與爭吵,算什麼呢?
難道只因為他愛他,菊就可以仗勢胡作非為、就可以任性霸道嗎!

只是,他根本就還沒有真正說出口 ……

糾纏在兩人之間的只是深深的曖昧罷了,有時好甜好甜,好像長了對翅膀,有時卻痛苦萬分,瞬目墜入地獄 … 永遠不知道對方下一刻是不是會變心,甚至連此刻對方到底是不是愛著自己的都無法確定 … 沉醉在默默無語間令人臉紅心跳的時間碎片中,淪陷、依賴,認為被愛是自己該得的,想要霸佔對方、擁有對方,最後卻忘了最初的感動、忘了為什麼愛、忘了愛與被愛是同時存在的,忘了在得到的同時也應該付出。

犯了這樣錯誤的,難道是自己嗎?
只是默默接受的本田菊,難道就沒有錯嗎?

亞瑟不解、無解,經過一長串思考後,腦袋更紊亂了。

「呵 …. 」如果他的愛是如此沉痛的負擔,不如早死早超生吧 …..

亞瑟轉開休息室的門把。

「呀!」
伴隨著一聲尖叫,一個椅枕不偏不倚的砸到亞瑟臉上。

該死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

本田菊縮在沙發一角,仍滿臉憤恨的瞪著亞瑟。亞瑟頓時覺得心被劃了一刀。

「為什麼躲著我?」亞瑟面無表情走向本田菊。

「走開!不要過來!渾蛋!畜牲!野獸!」菊歇斯底里的叫著,後退,被亞瑟圍在角落。

渾蛋?畜牲?野獸?與他的愛等值的竟是如此不堪?這就是本田菊對他的感想?
亞瑟的理智啪地一聲斷線。

亞瑟眼神冷峻看著菊,吻上,霸道而溫柔,不容許拒絕的。得不到心,也要得到人,本田菊是他的,曾經放開過這雙手 … 這次,不會再讓他逃走。試圖反抗的菊力氣很大,但亞瑟更加霸道,菊只能任憑那舌頭在小口中翻攪,黑眸憎恨的望入眼前的祖母綠,長吻讓他幾乎喘不過氣來。

赤紅的鮮血,順著兩人嘴角流下。

「你竟敢咬我? ……. 你不愛我了嗎?」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壓著本田菊顫抖的身子,亞瑟扯開菊的衣服,在那白淨的頸上瘋狂亂吻。什麼愛不愛的,不能理解的話,就什麼也不是了 … 不然怎麼會這麼容易破滅呢,呵。

"不是亞瑟。
那個溫柔的亞瑟才不會如此羞辱自己 ……
才不認識眼前這個金髮的陌生男子呢 ……"


菊此刻的心思

「像你這種人,誰希罕!」本田菊以狂怒掩飾痛苦的表情,提高了八度音量大喊。

啪!一定很痛吧 ….. 亞瑟臉頰上紅了一塊。

本田菊靜候著懲罰,但亞瑟像突然被打醒似的,那抹冷酷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"那表情,以前見過 ……"

每次拜訪日/本,一個人坐在和室中等待自己的亞瑟˙柯克蘭的神情,孤傲而寂寞。

"很想輕撫著那張俊美的臉蛋,化解那抹孤獨。
但,似乎再也不可能了 ……..
其實一直以來,都深深的愛著啊 ……"


溫熱的淚水模糊了本田菊的視線。



×



昨晚 …

截稿日迫在眉睫,整整三天沒有闔眼的本田菊努力完稿後,然後心滿意足的倒在桌旁的床鋪上,抱緊毛茸茸的抱枕,躲在暖暖的棉被裡,瞬間進入了夢鄉,疲憊的連燈都沒有關便睡了。

全身無力的本田菊,就連打個哈欠都像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般,身體重的像鉛塊。

他沒有發現今晚外面似乎特別吵,沒有聽到波奇汪汪叫個不停,沒有注意到棉被莫名奇妙變的很重,甚至連床頭櫃上那顆橘子砸到他頭上也沒有醒來。

但是不管是誰,就算再累,也絕對不可能會忽略一個阻斷自己呼吸的吻。

啾☆

「唔?嗚嗚嗚 ……… 」

本田菊掙扎的用力推開棉被,赫然發現那「棉被」居然是滿身酒味的亞瑟˙柯克蘭。

本田菊身體雖然還充滿睡意,腦袋卻已經完全被嚇醒了。打死他都不會想到,居然自己有一天會被「夜襲」。菊怔怔的看著亞瑟,亞瑟也看著他,那雙綠眸透露出了一個明顯的訊息:他醉了,還醉的不輕。這個亞瑟,什麼風把他吹去喝個爛醉如泥的?

「亞 … 瑟?」

本田菊試探的喊了他的名字,亞瑟過了老半天才反應過來。

「為什麼拒絕我 …… 」亞瑟很認真的說,而且好像有點生氣。

「咦 …… 」可是 … 他現在不知道自己在幹麻吧?

亞瑟蹙眉瞪著本田菊,本田菊滿身冷汗。亞瑟可是酒醉出了名的,喝醉的時候,沒人曉得他會做出什麼事來。正當本田思考著等等要是亞瑟突然發狂,要拿什麼來制伏他的時候,亞瑟雙眼圓睜,面頰上忽然滑下兩行淚。

「不要丟下我 …… 不要走 …… 嗚 …… 」

亞瑟眼睛誇張的像水龍頭,不斷流出豆大的淚珠,本田菊錯愕的握住亞瑟的手:「我在這,我沒走啊!」

戲劇化的,亞瑟停止流淚,眨了眨眼睛,無意識的看著本田菊。

見他不再流淚,本田菊微微一笑,放開了他的手。
雖然亞瑟先生平常也很帥,可是這樣不說話呆呆的樣子也挺可愛的 …

「你喔!真愛耍寶 … 」菊戳了戳亞瑟的額頭,伸伸懶腰,感覺眼皮好重好重:「我想睡了 … 亞瑟君今天要是累到沒辦法回家的話,隔壁還有一間 …… 啊 …….. 」

亞瑟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腕一拉,等到他反應過來,已經被壓在下面了。

不難想像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了。




×



「不要 ……… 再碰我了 ………… 」

「做了那種事情還完全不記得,難道不夠嗎?」

「我 … 我可是第一次啊!」

「只因為這種理由才需要我的存在,不覺得太傷人了嗎!」

「一昧的以為只有自己受到傷害而製造更多傷害,亞瑟是大笨蛋!」

菊失控的喊出那殘破不堪的事實。

"結果還是說出來了,這種羞恥下流的話。
是怎麼了,一直以來的矜持呢?"

愛著,同時也恨著的那個亞瑟、溫柔的笑著的亞瑟、害羞的可愛亞瑟、帥氣認真的亞瑟、三天兩頭跑來自己家裡的傻亞瑟,好多好多的亞瑟在本田的記憶裡。
無法忘卻的美好回憶,卻弱小的敵不過心頭被撕裂的痛楚。
他從來不去了解事情背後的真相,也從來沒對自己說過那句話。
即使在外人眼裡,對方的心意是如此的明顯、
那顆不安的心懸在空中,害怕是不是有哪一天,會被狠狠的摔在地上?

只是一直在等待著 … 期待著 …

亞瑟會讀菊的心。

那一剎那,他圓睜雙眼,但旋即恢復平日那個孤傲的表情,拉起菊的手,落下一吻。

「對不起 ……… 但我是真心的。」

「 ……… 證明給我看。」

亞瑟走向門口,菊一度以為他就要這樣離開了,沒想到當門一打開,一片人牆直直向前倒下。

那是王耀、勇洙、小香、阿爾、伊凡、路德、菲利、瓦修、海格力斯、安東尼奧、羅維諾、羅德里赫、托里斯、萊維斯 …. 還有好多好多人,金髮黑髮銀髮棕髮,高的矮的胖的瘦的 ….

「啊、哈、哈哈哈 …… 真是不好意思!我們只是正好要進休息室來!」安東尼奧率先解釋了一堆其實根本沒屁用的話。

老天爺!剛到底有多少人就貼在休息室門板上啊!!!!!!!!!!
本田菊窘的遮住臉,忽然被亞瑟緊緊的抱住,那力道像是要把他壓進心底似的,害怕下一秒他就會消失不見。一陣小小的 “ 哦 ” 聲四起。

「我愛你 ………. 」亞瑟沉著嗓說。本田菊第一次知道,原來亞瑟的聲音也可以這麼有磁性。

眾人驚嘆。

只是這樣一個擁抱,我卻 ……

「你這個工口大使!放開我啦!」本田菊用力推開亞瑟,整個人羞的像紅蘋果,但仍面有慍色。他撇頭過去,故意不看亞瑟。

哎呀,還在生氣呢。

亞瑟無奈的笑了,他拉了菊一把,再度將他擁入懷裡。

「啊!」

來不及反應的菊整個人根本是跌進去的,他忿忿的嘟起小嘴。

「形象都沒了!要你負責 …… 」

「我會負責的。」亞瑟燦笑:「你願意嫁給我嗎?」

「 ………………… 」

完全被忽視的眾人覺得今天的太陽真的好強。

"怎麼辦 ……………"
在大家面前說真的太羞恥了。
本田菊的思緒糾結在一塊。

雖然還是一臉不悅,但那表情完全掩飾不住自己,亞瑟彷彿看到菊的腦袋裡有數千個齒輪在瘋狂運轉著,明明心跳的那麼快卻不敢承認的本田菊真的可愛的太犯規了!今天,就讓他一次吧。

「不說,就當你同意囉~」

他霸道的堵上正要開口的菊的嘴。



×



黏在一起的亞瑟跟菊仍維持著方才親吻的動作,眾人不知所措的僵在門口。

十秒過後。

「兩人沒事真是太好了呢!剛剛我們還以為亞瑟先生會對菊(嗶)然後(嗶)的呢 … 」

「萊維斯!」伊凡用力壓住萊維斯小小的頭。

「那現在可以繼續會議了嗎?」阿爾無奈的問。

結果,世.界.各.國只得戴上墨鏡,順利的結束這場會議。





< 又到了例行的小劇場(?)時間 >





「喂,法蘭西斯!把我的小鳥還給我啊!」基爾伯特非常不滿的抱怨。

「現在還是會議時間喔!」本田菊說。

「但是 ……… 」基爾伯特無奈著看著坐在對面的兩人。

亞瑟一手捏了捏本田菊紅透透、彷彿再捏下去就會羞到爆炸的臉頰,另一手則是毫不掩飾的握著菊放在桌上的小手。還是會議時間啊 … 本田菊滿臉不好意思,只好冷冷的對亞瑟說:

「亞瑟君,你這是做什麼呢!」

「沒有啊!我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嗎?」很難得不傲嬌的亞瑟呢。

「啊啊,一個人真的好快樂 …… 」令人驚訝的是,冒出這句話的是蹲在角落的法蘭西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Fin.



welcometoFC2_1.png



後記:

阿菊情緒化了啦(抱頭
不是故意的啦(無力趴
只是阿菊(嗶)讓他打擊很大這樣吧

這篇其實是重寫過的這樣
因為原本那篇亂七八糟R不知道多少數字(屁)
不貼了我俺不想殘害國家幼苗(?)

被我壓箱好久要生霉了
就這樣啦(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