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犬朝菊/混合同人】當亞瑟遇上犬夜叉(?)

APH網路禮儀推廣

welcometoFC2_1.png

標題(望)(笑翻 XDDDDD

welcometoFC2_1.png

震天狂吼聲伴隨一陣嚎啕大哭,在一瞬間從一個再平凡不過的村莊中傳出,掀起了原本平靜單純的晨曦時間第一場風暴。

「七寶!你這個渾蛋,給我站住!我要揍扁你!!!!!」
「哇,戈薇!犬夜叉都欺負我!」
「犬夜叉,給我坐下!」
「嗚汪!」同時爆出村人們都非常熟悉的重物落地聲。

「年輕真好啊 … 」楓姥姥撥開門帘走了出來,對於門前那有耳的人型坑洞毫不意外。

「真是的!你不能一天不要欺負七寶嗎?七寶還小,你就讓讓他嘛!」戈薇雙手插腰,氣嘟嘟的走近犬夜叉撞出的那個坑洞。

「就是嘛就是嘛!」七寶神氣活現的蹦到戈薇身旁,一顆小小的頭探向洞內:「氣量這麼狹小,犬夜叉還差的很多哪~~ … 哦?」

要是平常,犬夜叉早就跳出來狠狠給七寶一擊了。
七寶好奇的望向洞內看個不停,毛茸茸的尾巴可愛的擺動著。

「犬夜叉!你撞昏頭了嗎?犬 - 夜 - 叉 -!」七寶的聲音在幽深的洞裡迴盪著。

「怎麼感覺 … 」戈薇跪下來,也努力朝黑漆漆的洞裡頭看:「犬夜叉?你在裡面嗎?」

「是戈薇喊的太用力撞暈了吧?不用擔心,犬夜叉是半妖,沒那麼容易死的。」楓姥姥說:「先進來吃早飯吧!」

「啊 … 好的。」戈薇應允。

楓姥姥都這麼說了,畢竟是長輩,實在是不太好意思。
但 … 真的沒問題嗎?以前從來沒有撞成這麼深的洞過。
犬夜叉 …



×



一絲微弱的光芒映入眼簾,犬夜叉辨識出自己趴在深洞底,八成剛才暈了過去。
犬夜叉雙腳一蹬,發現這洞少說也有幾十公尺 … 那個傢伙,居然喊的這麼用力。

「喂!戈薇妳 -- ……… 唔?」正想扯開喉大罵,金閃閃的朝陽如夢般朦朧的照在犬夜叉身上,周遭霧濛濛的,白色的狗耳朵動了一下,犬夜叉對洞外的景物感到疑惑而停止了動作。

是御神木 … 在花園裡 …

雅致的木製日式平房、看起來剛修剪過的青綠草皮、清晨的露珠散發著清新的氣息,正值盛開季節的櫻花圍繞著四周,而那棵化成灰也絕不會認錯的御神木,直挺挺的豎立在花園中央。

怎麼回事?又不是穿過食古井了 …
這是戈薇的時代嗎?可是這不是她的家呀 …


不知為何的,明明是一個陌生的環境,卻讓犬夜叉有種莫名的懷念感,總覺得以前好像來過這裡似的。花香撲鼻,鳥叫蟲鳴,一切如室外桃園般美麗 … 似幻似真 …

他輕撫著御神木。每每站在這棵樹下,心總是特別寧靜。犬夜叉明顯察覺到,心底的那股熟悉感並不是因為這棵御神木,而是對週遭的花園 … 和這棟房子 … 真是太奇怪了 … 而且御神木上 …

「沒有桔梗那根箭的痕跡 ……… 這裡到底是哪裡?」



「這問題問的好。你是誰?為什麼闖進這裡?」扣下板機,一個帶著傲氣聲音從背後傳出,把犬夜叉嚇了一大跳。

我的 … 耳朵跟鼻子 … 不靈了?

本是靈敏的一個轉身,等到看到站在自己背後的那個人後,犬夜叉踏了個空差點站不住腳。

「什 ……… 眉 …….. 眉毛也太粗了吧!!!!!」不是嘲笑也不是蓄意貶低,純粹出於突來的過度驚訝罷了,犬夜叉的嘴巴垮了下來,捧著肚子笑個不停。

「回答我!」一股怒意衝上腦門,被嫌眉毛太粗的男人面有慍色,將槍管對準眼前這名奇裝異服的 … 狗?

「犬夜叉。作為禮貌,你也該好好介紹自己呢。」不然就把你砍成兩段。犬夜叉拔出刀,看見順利變化的鐵碎牙,鬆了一口氣。還好妖力還在 ……

「亞瑟,亞瑟‧柯克蘭。這對你來說非常重要呢!因為等等你就再也聽不到下一句人話了。」
亞瑟不悅,帶著些微的嘲諷調侃著。哼,竟隨隨便便闖進菊家來,這是應有的懲罰!

「有趣!要幹一架嗎?」犬夜叉冷笑道。雖然很不想欺負人類,但要是他先出手就沒辦法了 … 聽戈薇說,打架在她的時代好像會被抓去什麼茶局還是桔茶的 … 管他的 …

這裡是菊的家啊 … 就這樣開戰似乎太魯莽了 …
亞瑟懊惱的想著,要是等等被菊撞見了該怎麼辦。

一陣清風拂過,空氣中飄散著一股濃濃的火藥味,緊張的氣氛一觸即發。

一邊是戰國時代破壞力超強的半妖犬夜叉,擁有驚人的速度及妖怪的魄力,還有從來沒打輸任何一場架的自信;另一邊是世界的日/不/落/國,大/英的亞瑟‧柯克蘭,傲骨與驕矜讓他在妖怪面前豪不遜色,冷靜的舉著槍對瞄著敵人的頭,姿勢標準正確,氣概不凡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「怎麼了?不開槍嗎?」

「你才是,不揮刀嗎!」

氣氛有些微妙?
總覺得這狗耳人士感覺好像那個跟自己互嗆的法蘭西斯。
相視三秒後垂下武器,亞瑟向前走去,毫無畏懼。

「你是菊家的妖精?」他低聲問道。

「蛤?」不是一次對亞瑟感到錯愕了,犬夜叉搔搔頭:「我是半妖,不是什麼妖精!」

這時房子傳來一陣乒乒乓乓的聲響,有什麼人正喊著話,犬夜叉沒聽清楚。

「菊看的見你?」亞瑟的聲音有些急促,慌張的瞥了屋內一眼,犬夜叉滿頭霧水。

「菊 … ?到底是誰? … 你說的妖精?」

就在此時,一個快哭出來的嬌小身影衝了出來,有些歇斯底里的緊抓著亞瑟的手不放,生氣的想搶過亞瑟舉的高高的槍,力道之大,彷彿就快把亞瑟的手給捏斷。

「亞瑟君到現在還沒把槍丟掉嗎?又像那天一樣(註),我該怎麼辦?把槍給我!我會妥善處理的。」

「Dear,聽我解釋 … 」

望著眼前顧著拉扯而忽略自己的兩人,犬夜叉哭笑不得。
要是是戈薇的話 … “ Inuyasha … Osuali ! “ … 為什麼要想到這個啊?
算了 … 所以黑髮的那個就是菊吧?跟戈薇一樣的黑髮 …

犬夜叉仔細端詳了三秒 …
怎麼感覺 ……… 很熟悉!!!!!!!!!!!!!
而且有種大難臨頭的感覺,求生的本能讓犬夜叉選擇趁機偷偷溜走。

「我真的沒有要幹麻!是他!犬夜叉!突然闖進來所以 … 」瞥見犬夜叉想逃走,亞瑟飛快的說完一長串句子,然後有些憂心的望著菊。亞瑟實在不知道菊到底能不能看見犬夜叉,畢竟上次河童先生跟栗子先生就被忽視了。

「 ……… 」菊緩緩的轉過頭去,目光直視犬夜叉倏然定身的位置。

犬夜叉滿身大汗,全身僵硬,不太確定那眼神代表的是什麼意思。
他只知道他看過這個地方,也曾見過「菊」,非常肯定的。
但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知道這裡 … 可能是上次在四魂之玉裡頭見到的 … ?
總而言之,他有一種強烈的感覺,那就是 - 犬夜叉,他,不該出現在這裡。

「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…… ?」菊似乎很困難的吐出這幾個字。

「呃 … 呵 … 哈、哈哈 … 那個 … 我們認識嗎? … 」菊看起來很可愛、或許很溫柔,但卻不知為何的讓犬夜叉感到恐懼,寒毛倒立。

時間在這種時候總是過的特別慢,就連等待對方的一句回答都好像是過了一年。



「怎麼會不認識呢?」犬夜叉是我畫出來的人物啊!
菊停頓了一下,深吸了一口氣,然後淡淡的笑開了:「犬夜叉 … 」

「什、什麼 … 」

「給我坐下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Fin.



welcometoFC2_1.png


「嗚汪!」

一聲慘叫後,犬夜叉又躺回到了戰國時代的坑洞底了。

這就是為什麼除了戈薇以外,只有犬夜叉可以穿越時空。(誤很大)



(註) 朝菊 BOX 的部份貌似單篇架空文,但其實都有小連貫(只有妳自己知道吧?=3=
  "又向上次那樣"見



*又到了狗狗的時間了(咦):

我腦殘了(?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