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朝菊】On his mind

APH網路禮儀推廣

welcometoFC2_1.png

失敗對不起 ="=

welcometoFC2_1.png

在本田菊的堅持下,亞瑟搭上了飛往英/國的飛機,回去處理荒廢許久的國事。
當然,亞瑟堅持要在菊的陪同下回國。

「不能因為我就忘記該做的事喔 ^_^ 」
「才 … 才不是因為喜歡菊才留在日/本這麼久呢!」亞瑟臉紅的說。

什麼嘛,根本就完全露餡了啊。
開始習慣了呢 … 有亞瑟君的日子。
菊笑著將頭輕靠在亞瑟肩上,長途飛行的緣故,他朦朦朧朧的睡去。

亞瑟跟本田菊有極佳的默契,即使看不見彼此也能猜透對方的心事。這並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培養出來的,百年前的一場因緣際會,間接造就了今日緊緊相依的兩人。心連心、牽著手便能感覺到悸動,無限蔓延,殊不知小小的禍苗已在其中萌芽,漸漸滋長。

竟然睡著了 …
因為害羞而別過頭的亞瑟,等到平復心跳轉回來,菊已經沉沉的睡著了。
亞瑟傻了幾秒,無法自拔地沉醉在菊無意間散發出來的溫柔。

輕拂開睡人兒的瀏海,好看清楚那張甜美可愛的睡臉,那個需要他細心呵護的人兒。
昨晚,累壞了吧 …下次會先考慮你的狀況的 …
望著望著,亞瑟不知不覺陷入了回憶的泥淖中。

他小時候也是這樣的,那個孩子,靠著自己的胸膛就這樣睡著了 …
純淨無瑕的心靈,天真開朗的笑容,那時,唯一對亞瑟的來訪而感到開心,陪伴亞瑟孤單的那段歲月的孩子 … 什麼時候從眼前消失,在另一片新大陸上獨立站起呢?亞瑟已經不記得了。
兄弟之情,溫馨的童年,往事再追憶,都彷彿浮雲般遙遠。

人的心是很複雜的,絕對不會有說不愛就不愛的事情發生。
人性是貪求無厭的,嘗到甜頭便想要更多,渴望完美。

在亞瑟的心底,一直有個遺憾的空缺,菊接納自己後,漸漸地被許許多多大大小小的片段掩蓋,療癒了亞瑟受傷的心。但那個洞卻仍存在,並沒有因為菊的進住而填滿,為此,亞瑟倍感空虛。

… 那是屬於阿爾弗雷德的位置。

每個時代都會有幾個特別令人在意的孩子呢 …
曾經天真的以為只要時間久了,孩子們就會習慣英/國 …
以為只要斷絕與故鄉的關係,孩子們就會全心全意的效忠英/國 …
但卻一個個的都離自己而去了 …
是他的錯嗎?錯在從一開始就不該以武力爭奪 …
孩子們才會無情的離去,一切都是自己的報應 …

但阿爾弗雷德 … 那孩子 …
亞瑟以為阿爾弗雷德是特別的 …
至今仍無法理解,究竟為何阿爾弗雷德會離他而去。
是因為他做的菜,實在是太難吃,比不上法蘭西斯嗎?
還是為了獨立生存,成為世界的英雄?
又或者是 ……… 討厭他這個哥哥,所以才極力撇清一切關係?

每回憶一次就落淚一次,心口好悶、好悶 …
忘不了幼時拉著自己的手,開心的蹦蹦跳跳的小阿爾、
抹不去年輕時的阿爾弗雷德舉槍指著自己的身影、
眨眨眼,竟連那滿嘴嚼著漢堡的白目樣也無法消除 …

窗外的天空藍映上了亞瑟深邃的綠眸。



×



「亞瑟君?」一個輕輕的聲音將亞瑟喚回了現實。

發聲的那人已睡醒凝望對方多時,被喊了名字的則是驚的從記憶畫面裡跳了出來,愣愣地望著眼前的人兒呆了呆。

「沒事吧?」黑眸的視線如X光般,將亞瑟照的無所遁形,他從來就不是一個善於隱藏自己的人。

「沒事 … 」亞瑟轉向窗外。

亞瑟是第一次對菊隱瞞。
不知該如何啟齒、從何說起,甚至不該說起。
酸酸的感覺侵蝕著亞瑟的鼻頭,如果可以,他好想就這麼從飛機上跳下去。
陪伴自己的是菊,然而他卻望著菊,禁錮在過去不可能成真的回憶中,

菊深深看進亞瑟的眼底,並輕輕將暖暖的手覆上,就好像在告訴他:「我懂。」
那眼神,是亞瑟不曾見過的苦澀。

亞瑟君,你不知道吧?美/國君幾天前悄悄向日/本下戰帖了。
以阿爾弗雷德的身分,宣示絕對不會任由英/國被搶走。
如果美/國君向亞瑟坦承了,亞瑟君會選擇我嗎?




×



倫/敦機場的風很大。

下了飛機,緊緊握住彼此的手,亞瑟拖著沉重的步伐向前走著。
他無法確定這股酸澀,是因為方才的回憶,還是菊的默默支持讓他無法原諒自己。
然而他很快的察覺到,感到難受的並不是只有他一個 …
本田菊踏著更慢的步伐,低著頭走在亞瑟身後,亞瑟無法直視那雙黑眸。

忽然,菊抽回自己的手,臉上染上一抹淡淡的苦笑。
「那、我就先回日/本了。」

「啊?」亞瑟的腦袋尚未正式運作,只是驚訝的一個旋身。

「陪我回英/國。」菊覆誦著:「我已經陪你回來了喔。」
或許,彼此都需要沉澱吧 …
一個道別,竟像是將要永遠的離別般難脫口。
沒有勇氣說「再見」,本田菊笑了一下,轉身就跑。

亞瑟愕然而立,在風中搖晃,菊孤單的身影看起來如此脆弱。
那影子越來越遠,然後他忽然明瞭愚蠢的他做了什麼。

既已失去,就不該再沉淪,該放手時就要狠下心 …
為了過去而悲傷,傷害到的不是自己,而是身旁陪伴的佳人。
自以為痛苦的想死而忽略了最重要的東西,竟遲鈍的沒有發現菊正在默默為自己分擔 …
為什麼每次都笨到做出這種事呢 … 又要失去重要的人了嗎 … 可惡 …

向前奔去,追著那個即將消失的身影。
藍藍的天被烏雲給遮住了,風狂亂的呼嘯著 …
亞瑟覺得自己渺小的像隻螞蟻。
然後他看見他了 … 短短的距離卻遠的像天邊。

「菊 … 菊!」他大喊。
從背後攔腰抱上,亞瑟喘息了一陣,喉嚨乾啞:
「留下來。」
緊緊將菊鎖在懷裡,再也不願放開。

需要的一直都存在,只是總是誤打誤撞的闖入,才赫然發現對自己有多麼重要 …
是我不好,對不起 … 不會有下次了 …


沉默了半晌,抑住眼眶中打轉的淚水,並趁機享受著亞瑟的擁抱,本田菊並未轉身,只是酸酸的望著前方說:「亞瑟君有美 … 唔啊 … 做什麼!」言未盡,菊被亞瑟一個公主抱著走。

「回我家。」亞瑟紅著臉別過頭:「才不是因為菊最重要的才帶你回家喔。」



×



步在倫/敦的街上,冷冽的風中,亞瑟拒絕將菊放下。

「但是 … 很害臊啊 … 大家都在看 … 」菊用圍巾蓋住臉,進行無聲的抗議。

「沒關係啦。」亞瑟笑著。

總覺得,只要有菊在身邊,什麼都無所謂了 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Fin.



welcometoFC2_1.png


後記:

硍,這篇便秘了啦 ="= (不要這麼粗俗好嗎
本來就不萌米英,硬要寫結果只有兩千多字然後一點感覺也沒有 ="=
然後原本想練悲文最後又有點甜的結束了是怎樣啦

感覺好像大綱 T口T
沒耐心磨文了 米英有困難啦 -3-

完全不懂為什麼阿爾會喜歡亞瑟呢ˇˇˇˇˇ
還有亞瑟為什麼會喜歡阿爾呢ˇˇˇˇˇ(妳想說什麼

翻翻歷/史就覺得這不可能嘛(這裡是二次元太太
法英跟朝菊可是建立在史/實上的(妳夠了
一個不打不相識ˇ一個是百年前的姻緣啊(喂

內有隱藏劇情 XD (遭巴飛
沒聽懂就算了 =W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