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Sims3】《捕夢者》第五章:三大家族

特蕾西在黑森林間穿梭著,如風一樣輕盈快速,沿途吹起沙沙的聲響,綠草搖曳,砂石飛揚,天空黑漆漆的一片,沒有雲,只有月光伴她同行。特蕾西的視野中已經看不見仙子與巫師,但她的嗅覺對血特別靈敏,那三個人類,一定有一個受了傷,讓特蕾西可以經鬆的追著目標前行。

一路上,特蕾西一直在想著阿奇,還有那個該死的女人,到底跟阿奇是什麽關係?不過,她現在已經死了,也不是那麼重要了,只是從小到大,用過了無數方法,阿奇卻從不正眼看自己一眼,這讓特蕾西非常不是滋味兒,『想要的東西,絕對跑不出我的手掌心。』特蕾西心裡暗想。

特蕾西的腦袋飛快的運轉,一方面想著要怎麼樣得到阿奇大人的心,另一方面,靠著天生對血的本能追逐著目標獵物。就在這時,特蕾西猛然停下腳步,力道之大讓她差點站不穩腳,她忽然一陣暈眩,失去了方向感,血呢?血的氣味消失了,她已經跑出了黑森林外,可以看得見無雲的夜空,閃爍著滿天星光,但就是沒有仙子和巫師的影子。

「切!追丟了!」

特蕾西忿忿的剁了剁腳,回頭向黑森林跑,又是一陣風,特蕾西剎那間消失在樹林裏。



另一方面,卡魯斯莊園的花園裡。

一個穿著紅色上衣與紅色過膝裙、擁有酒紅色頭髮的女人來回踱步著,她是曼蒂.連森,黑暗世界魔王薩魯曼與人類之女,因為惹毛了父親而被逐出黑暗世界。曼蒂隨手摘了一朵園裡的紅玫瑰,將花瓣一瓣辦剝下,她覺得很煩躁,還有害怕 ... 怕黑,怕有什麽壞的東西突然跑出來,於是她不斷的折下一朵朵玫瑰花好轉移注意力,周遭已經快變成玫瑰花海了,她還是不斷地剝著。

她已經很久沒有來這個廢棄的哥特式莊園了,第一次來。是為了在周遭佈下防護結界,如果沒有意外的話,她一輩子都不會再來了,但是她現在卻在這裡,表示有什麽邪惡的事情在醞釀著,而且,非必要時候,絕對不會需要到這裡來。

曼蒂很緊張很緊張,她雖然是個魅魔,但卻是個膽小鬼。要不是這個莊園的防護嚴密,還有要不是有個金色的迷你仙子忽然飛來找她,說:『緊急事件,通知所有人到卡魯斯莊園集合。』她才不會願意一個人呆在這麽黑暗的地方等待,卻只能剝著玫瑰花解悶,什麽事情也幫不上忙 ......

就在這時,曼蒂忽然覺得有人碰了她的肩膀一下,她嚇了一跳,轉過身來,卻什麽也沒看到,只看見莊園主屋的窗戶透著亮光,像一個個陰森的眼睛在看著她 ...

「不要怕 ... 不過是我剛剛開的燈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」曼蒂感覺腳踝忽然被一股力量拎了起來,她的世界忽然顛倒了過來,她用力掙扎,沒被抓住的另一隻腳用力的踢,但是完全沒有效果,也什麽人都沒有看到,要不是這個招數她熟悉的很,以她的膽小程度,恐怕已經被嚇暈了,她深吸一口氣用力大喊:「路西法!!!放我下來!!!不然等一下我就跟你爸告狀!!!

「聽你的,穿白內褲的曼蒂。」

一個年輕的男聲從女人的背後傳來,下一秒,曼蒂眼中的世界又翻轉回正常,她癱坐在地上,惡狠狠的盯著出現在眼前的年輕男子。

「過分!路西法!一點也不好玩!第幾次了你自己說!」

叫做路西法的男子有著銀白色的亂髮,旁分流海快要遮到他的藍眼睛,他穿著黑白的五星旗背心、黑色的皮褲、還有一雙包住腳踝黑色羌皮鞋,肩膀上可以看到神祕的黑色刺青,活像屌兒郎當的人類不良份子,不過事實上他更危險,路西法是混血的惡魔,現在的樣子是還沒變身的他。路西法沒有回答曼蒂的問題,只慢條斯理的調整右眼的銀骷髏眼罩,之後才露出潔白的牙齒,帶著他迷人的微笑說:「第幾次我記不得了~不過,是第一次看到內褲。」

曼蒂一怒之下將手上的玫瑰丟向他,卻被路西法俐落的咬住,路西法叼著玫瑰,順勢對曼蒂拋了一個媚眼。

「啊!氣死我了!」曼蒂站了起來,作勢要踢路西法的胯下,路西法趕緊丟了玫瑰,護起"寶貝"來。

「你再鬧啊!」曼蒂一邊攻擊一邊說:「怎麼只有你一個來?巴貝雷特呢?」

「老爸去 ... 接 ... 布朗家的人 ... 了。」路西法不斷往後退,以防被"殲滅",他猛然一跳,擺脫曼蒂:「好啦,不玩了,我們先進去再說好不好?」



路西法是第一次來卡魯斯莊園,他跟在曼蒂身後進入莊園主屋。由於太久沒人打掃的緣故,曼蒂輕手輕腳地前行,但不知情的路西法步伐太重,一進門就揚起了不知堆積幾百年的灰塵,弄得路西法咳嗽連連,探索新事物的心情霎時少了一半,但就在曼蒂一腳踢開大門口的地毯,帶著他走進藏在底下的地板暗門後,路西法又開始興致盎然的打量著周遭的一切。

這是一個以哥特為風格裝飾的莊園,以黑色為主調,玻璃和門都是拱型的,抬頭往上看的話,可以看到美麗的暗色彩繪玻璃裝飾,牆壁上不時有美麗的壁畫與裝飾品,還有十字架,據曼蒂的說法是:「千萬別碰!越漂亮的裝飾品裏越可能藏機關,它們會放出毒氣、射出箭雨或是忽然冒出利器把你的手砍斷,但這些都還好啦!最怕的還是那種被施過防禦魔法的裝飾品,到時候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哩!」路西法聽得津津有味,而且從進門、穿過長廊、到來到餐廳的過程中,路西法已經看到了七個十字架,他心想這是一個對吸血鬼不太友善的莊園,說不定十字架的背後還藏有大蒜呢。

「找個位置坐下,」曼蒂指指長桌,自己則走到餐廳的櫥櫃那兒東翻西找:「但是不要坐大位,慣例來說,大位都是給布朗家的人坐。」

路西法挑了桌子長邊的中間位置,看著曼蒂抱著一大捲羊皮紙走過來,順勢幫她拉開自己右方的椅子,然後打了一個大哈欠說:「這個布朗家是什麽來頭?為什麽我們邦奇家強大的魔族們還要委屈忍讓?」

「我才要跟你解釋呢,你還太年輕,第一次參加這個會議。」曼蒂攤開發黃的老舊羊皮紙捲,那是一個地圖,人類世界的地圖。

路西法冷哼一聲:「以惡魔的歲數來說,我們年紀差不多。」

「好啦,別耍嘴皮,時間不多了。你聽我說。」曼蒂指著地圖說:「我們都為主人服務。在主人有困難的時候,以家族聯盟的名義,才會聚集在一起。不然,平時都是布朗家族在服務,她們跟邦奇家族一樣 - 都居住在日落溪谷,」

「什麽?日落溪谷的布朗?女主人是當紅流星歌手的布朗家族!?」路西法身體猛然抽了一下,與椅子分離的破舊的椅墊霎時滑開,害得他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,他趕緊抓住椅子的扶手,把身體穩住:「那個莎莉布朗?她也在這個組織裏?」

「對,莎莉布朗其實是仙子,還有一個女巫 - 艾莉森布朗,你知道的,」曼蒂看著路西法驚愕的表情覺得很有趣,她繼續說:「紅天鵝絨小酒館的主廚,你記不記得上次我們去那邊吃飯,都快下午一點了,還撞見她匆匆忙忙的跑進去,八成是出任務趕回來。」

路西法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麽好,這些看起來再平凡不過的人,竟然是為"主人"服務的人。

「話說回來,最近,來自黑森林的布夫家族,一對姊妹,好像成為了主人關注的焦點。她們也將加入我們。」曼蒂蹙了蹙眉:「有趣的是,他們就真的只是平凡的人類。」

「人類能為主人做什麽?我們為什麽要跟人類為伍?」路西法翻了翻白眼,冷笑一聲。

「你不要忘記你的媽媽可是人類 ...... 」

曼蒂噘起嘴,但路西法不理會她。他思考了一下,忽然把身體向前傾,將臉湊到曼蒂眼前距離只有十公分處,用那深邃的藍眼直勾勾的盯著曼蒂紫黃色的瞳,他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:「主人到底是誰?他的力量強嗎?」

曼蒂只覺得臉頰一熱:「沒大 ... 沒小 ... 路西 ... 法不要對我用魅惑術 !!! 」曼蒂使出全身的力量掙脫路西法的視線,「唰!」的一聲,一對暗紅色的惡魔翅膀從她背後張開,惡魔的尾巴也長了出來,曼蒂在半空中拍著翅膀,她紫黃色如夕霞的雙眸現在多了憤怒的紅色,她的一字一句現在都伴隨著陣陣回音:「邦奇家沒有一個人見過主人,只有布朗家的人知道!路西法,我記得你爸爸警告過你了,你再對自己人用幻術、用咒語,你會失去家族聯盟代表的資格。更何況你當時不願參與效忠主人的魔法儀式,你不通過儀式,就永遠不可能見到主人,別想得到他的力量!」

曼蒂和路西法憤怒的對視,這時走廊忽然一陣吵鬧聲,可以聽到巴貝雷特在說話,還有人拖著重物正往餐廳走過來的聲音。

「路西法,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麽主意,」曼蒂努力壓制脾氣,從半空中降到地板,但她的雙瞳還是透著紅光:「看在你爸的面子上,我這次就原諒你,但我認為讓你加入參加家族聯盟不是個好主意,你對家族聯盟來說太危險了。」

曼蒂語畢,順手將桌上的地圖捲起來,再收回櫃子裏。路西法雙手抱胸,滿臉不悅。此時巴貝雷特、莎莉和愛莉森三人分別扛著三個昏厥的人類陸續進到餐廳裏。

「 ...... 你們太大意了,老橡樹鬼可是黑暗世界出了名的,你們這樣大肆攻擊她,怎麼可能不引來薩魯曼的人。」巴貝雷特嚴肅的說,跟路西法不一樣,巴貝雷特有著一頭整齊的深棕色頭髮,穿著也很正式,他拍了拍黑色大衣和黑長褲上的灰塵,挑了路西法左邊的位置坐下,同時發現路西法和曼蒂似乎心情不好,看都不看對方,也不理會其他人。

愛莉森變出了三張漂浮在空中的吊床安置人類,莎莉一邊將人類一個個抱到吊床上,一邊說:「真的很謝謝你,巴貝雷特,如果不是你即時趕到,我們就要被追上了。帶著三個人類,加上ㄧ個失去戰鬥力的女巫,我一個仙子可沒辦法戰鬥。」

「我又不是故意的!我怎麼知道主人會那時候施法連絡我!」愛莉森抱怨,搔了搔自己的三色髮:「還好雖然主人把我的靈魂帶走,掃帚還會飛 ... 」

莎莉做了一個鬼臉,抱起最後一個金髮男人類,這時候曼蒂忽然站了起來:「搞什麽!?理查怎麼會?」

「理查一直跟布夫姊妹有往來。」愛莉森示意曼蒂坐下,自己則坐到巴貝雷特左方的大位上:「話又說回來,那女吸血鬼是誰?」

「我不知道,」巴貝雷特說:「我離開黑暗世界的時候沒有聽說過她,但肯定是個危險人物。」

眾人看著莎莉用仙子的力量給予三人祝福,隨後坐到曼蒂右方的大位上。

接著,愛莉森清了清喉嚨,環視桌子一圈,確認大家的注意力都有放在她身上:「好了,現在三大家族可以說是都到齊了,我,女巫愛莉森.布朗,在此宣布,家族聯盟臨時會議開始。我們收到主人通知有新成員,因此請容我一一介紹。坐在我對面的是仙子莎莉.布朗。」

莎莉對大家笑了一下,愛莉森繼續說:「接著,邦奇家代表,從沒看他變身過的惡魔巴貝雷特、他的兒子路西法、以及我們忠誠的魅魔曼蒂。」

巴貝雷特點點頭、路西法舉起右手示意、曼蒂只冷冷看著前方,她眼中的紅光正在慢慢淡去。

「還有理查.費曼,他也將是新的邦奇家代表之一。」愛莉森對嚇了一大跳的路西法和曼蒂笑了笑:「是的,你們沒有聽錯,理查要加入我們。最後是布夫姊妹 - Kimi 和夏綠蒂。我們的三個人類夥伴都中了咒術正在昏迷中,這也是今天召集大家來的主因。」

愛莉森停頓一下,她用魔杖轉了一圈,所到之處都出現了七彩的光輝,在光芒之中,一個透著紫光的水晶球出現了,愛莉森指揮著水晶球,讓它飄在桌子正中間。水晶球內充滿了紫色的迷霧,這時迷霧開始繞起漩渦,出現了畫面 ... 夜裏,一棵大樹忽然以異常的速度長大,周遭的植物都枯死了,跑到它旁邊的動物與人類,都會失去意識,不知原因的死去 ...... 忽然,樹木停止成長,在它的根部出現越來越大的黑洞,一個個吸血鬼、殭屍、惡魔、奇形怪狀的各種怪獸一個個從中走了出來 ......

「薩魯曼的人馬,黑暗的勢力」愛莉森說:「雖然我們不知道他們想要做什麽,但他們挑布夫姊妹下手,這是挑釁,我們勢必要為主人還以顏色。」



To be continued .......